<div id="glxu3"></div>
<menuitem id="glxu3"></menuitem>

<em id="glxu3"></em>
      <sup id="glxu3"></sup>
      <em id="glxu3"><ol id="glxu3"></ol></em>
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tr id="glxu3"></tr></div>

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ins id="glxu3"><thead id="glxu3"></thead></ins></sup>
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menu id="glxu3"></menu></sup>
        用户登录

       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

        小说家的窥视功能

        来源:《小说选刊》 | 王干  2019年03月11日19:19

        “漏斗户主?#35770;?#29983;,今日悠悠上城来。”

        这是《?#35770;?#29983;上城》的第一句。

        当代著名小说家高晓声当年因一篇小说而名扬天下,这篇小说的名字?#23567;凍论?#29983;上城》,写的是一个叫?#35770;?#29983;的农民,在改革开放的初期,脱掉了“漏斗户主”的帽子,想进城去看一看。“漏斗户”是常州的方言,形容这个家庭的穷,像漏斗一样,什么都存不住,都漏掉。在《漏斗户主》这篇小说中,高晓声笔下的“漏斗户主”?#35770;?#29983;,身上没衣,手里没钱,肚里吃不饱,常年负着债。而到了《?#35770;?#29983;上城》,因为政策变了,生活好了,“漏斗户主”摘了帽了,身上有了新衣,手里有了余钱,脸上有了肉,无债一身轻,就想进城来看看了。这一看,就看出花儿来了,看出了故事和风波(差点酿成风波)。

        他去看当年在乡下见过面的书记吴楚,吴书记因为工作忙,就让秘书把他安排在政府?#20889;?#25152;,他平生第一次住进政府?#20889;?#25152;,看到的一切让他目瞪口呆:

        “这房里的一切,都新堂堂、?#33080;?#28548;,平顶(天花板)白得耀眼,四周的墙,用青漆漆了一人高,再往上就刷刷白,地板暗红闪光,照出人影子来;紫檀色五斗橱,嫩黄色写字台,更有两张出奇的矮凳,比太师椅还大,里外包着皮,也叫不出它的名字来。再?#21019;?#19978;,垫的是花床单,盖的是新被子,雪白的被底,崭新的绸面,呱呱叫三层新。”吓得他在被窝里缩成一团,生怕弄脏了人家的被子。

        不过,当?#35770;?#29983;听到住一晚要五块钱,心里咯噔一下,这么贵啊?老实的?#35770;?#29983;不愿意给吴楚书记添麻?#24120;?#23601;自己咬牙付了钱,付了钱之后的反应就有些可笑了,他使劲坐人家的弹簧太师椅,恨不得给人家坐坏。吃了姜饼,脸上嘴上?#27719;?#24847;,就把提花枕巾捞起来一通猛擦,衣裳也不脱就钻被窝,出了五块钱呢——即使把房间弄成了猪圈——即使如此,?#35770;?#29983;还是心疼,五块钱,?#26376;?#20102;一天油绳才赚几毛钱的?#35770;?#29983;来说,类同天文数字。

        很快,?#35770;?#29983;在肉痛心痛之后又找到?#38498;饋?#35797;问,全大队的干部、社员,有谁住过五块钱一夜的高?#26007;?#38388;?他仅仅花了五块钱就买到了精神的满足,真是拾到了非常的便宜,于是愉快地划着快步,像一阵清风荡到了家门……

        ?#35770;?#29983;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形象一下子引起了文坛的极大关注,《?#35770;?#29983;上城》获得当年的全国短篇小说奖,围绕?#35770;?#29983;的形象,评论界也展开了热烈的讨论,有人认为?#35770;?#29983;是鲁迅笔下阿Q的再生,也有人认为高晓声贬低了农民的形象。现在看来,当年的争论已经不足挂齿,关键是高晓声活生生写出了新时期的农民心理和?#24895;瘢?#20043;后高晓声?#20013;?#20316;?#35770;?#29983;出国?#35748;?#21015;小说,?#35770;?#29983;成为当代文学画廊的经典人物。

        其实,?#35770;?#29983;这个人物是?#20889;?#25215;的。在《红楼梦》里,也有一个“?#35770;?#29983;”,虽然她能言善语,口才特好,不像?#35770;?#29983;那么木讷,但是你还能够感受到?#35770;?#29983;和她之间的一脉相承,这个人就是著名的刘?#29273;选?/p>

        《红楼梦》里写了很多的人物,据有些学者统计,总共人数有九百人之多,但这些鲜活的人物往往是卷入了贾家的是非风波之中的,比如?#30452;?#29577;、?#20027;?#29577;、薛宝钗、王熙凤、秦可卿、尤二姐、尤三姐等人,游离在这些漩涡之外而形象生动成为经典的就是刘?#29273;?#19968;人。

        可以说,刘?#29273;?#26159;悬挂在贾府之外的一个人物,是贾府的局外人,但这个外来者的视域展现了贾府的兴衰成败,她的三进荣国府,让贾府的历史翻了三翻。她是贾府荣辱兴衰的见证人,也是贾府历史的讲述者。美国文艺理论学家韦恩·布斯在《小说修辞学》里,?#23567;?#21465;述代理”的概念,就是作家尽量在写作过程中,不用自己的全知全能的视角去影响叙述的客观性,透过人物的视角来?#25925;?#25991;本的丰富和自然。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是擅长?#35828;?#30340;,作家经常借人物的视角来从多个角度讲述故事,如贾雨村、甄士隐、冷子兴、焦大等,作者旨在利用这些“边缘人物”暂时充当叙述者,使“作者之介入”减到最低限度,布斯曾将这种“对?#24405;?#36807;程产生相当影响的戏剧化叙述者”命名为“叙述代理?#34180;?/p>

        而刘?#29273;?#22312;《红楼梦》里无疑是最杰出的叙述代理,但是刘?#29273;?#30340;意义不仅是一个叙述者,她还是一个被叙述者,她形象的生动和经典,在《红楼梦》里恐怕仅次于?#30452;?#29577;、?#20027;?#29577;、薛宝钗、王熙凤。一个普通的乡村老妇为何能够有如?#35828;?#25991;学魅力呢?我们先从她一进荣国府说起。

        刘?#29273;?#22312;《红楼梦》里?#36158;?#25198;演一个外来者的角色,刘?#29273;?#19981;用说和贾府?#20999;┫院?#20154;物相比,就是和?#20999;?#20011;鬟、用人相比,也是“芥豆之微?#34180;?#21407;来板儿的曾祖父是个小小的京官,也姓王,和王夫?#35828;母盖?#35748;识,因贪王家的?#23631;Γ?#20415;连了宗,认作侄儿,按辈分数下来,刘?#29273;?#30340;女婿、板儿的?#30422;?#29579;成便称王夫人为姑妈。因此,刘?#29273;?#23601;厚着脸皮去贾府?#26159;祝?#20854;实是乞讨。

        作者为什么要从“千里之外,芥豆之微小小一个人家”写起呢?是外来者的视域具有特殊的显示功能使然。所谓的外来者就是一个人来到了他不熟悉的空间,这新的空间让其成为外来的人。一个人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,视觉、味觉等感觉往往失去敏感而麻木,当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环?#24120;?#20182;常常会调动他的所有器官来观察、?#35270;?#20063;是防备新的环?#28548;?#30693;因素。人永远生活在一个空间之中,人与空间的关系和定位常常?#36158;?#21746;学的诞生。所谓“我在”,其实是在空间中寻找自己的定位。

        刘?#29273;?#22240;为生计的原因,以穷亲戚的身份去攀贾家的关系,她的造访像摄像头一样带领我们去造访贾府的豪华?#36824;螅?#22905;的视角是局外?#35828;?#35266;点,而?#19968;?#26159;一个乡下穷老婆子的穷视角,可以呈现贾府宅邸的壮观。虽然在?#20027;?#29577;初进荣国府时,已经有所?#25925;荊?#20294;黛玉与宝钗,她们与贾府都是属于同一个阶层的,她们所见不会感到意外,没有太多的惊奇和新鲜,刘?#29273;?#36827;大观园时产生的惊讶与赞叹正暗合读者?#28304;?#35266;园陌生的心理认知。刘?#29273;?#20026;读者勾勒大观园的全图?#21834;?/p>

        贾府中气势炎热灸?#35828;?#29579;熙凤是?#32043;?#22312;刘?#29273;?#30340;眼里出现的,这和?#30452;?#29577;的出场有异曲同工之妙。?#20027;?#29577;初进荣国府,带出了?#30452;?#29577;的出场,同时也埋下了爱情的种子。?#30452;?#29577;的出场,先在众?#35828;?#35758;论声中开始,然后在?#20027;?#29577;的眼中登场。所谓一见钟情,就是如此。当然,也反过来从?#30452;?#29577;的视角中写了对?#20027;?#29577;的一见钟情。这种由局外人写局内?#35828;?#25163;段,也沿袭到局外人刘?#29273;?#35265;局内人王熙凤的方式。刘?#29273;?#35265;到的第一个贾府的人,是王熙凤,而王熙凤的命?#26031;?#31359;贾家兴亡的?#36158;眨?#21487;以说贾家兴,则熙凤盛,贾家衰,则熙凤惨。重要的是,刘?#29273;?#22312;这里不仅是叙述代理,而是故事中人。和?#30452;?#29577;、?#20027;?#29577;的情爱悲剧不一样的是,王熙凤和刘?#29273;?#30340;恩怨最后得到的是恩报,在王熙凤树?#20809;?#29426;散临终之际,刘?#29273;丫?#20102;巧儿一命,让王熙凤的宝贝女儿免遭肮脏之辱。所以脂砚斋评点,?#25353;?#22238;借刘妪,却是写阿凤正传?#34180;?#22312;金陵十二金钗正册上,巧姐?#24187;?#36848;为一位在偏僻村落路边客栈中织布的?#20061;?#24213;下诗句评判她:“势败休云贵,家亡莫论?#20303;E家?#27982;刘氏,巧得遇恩人。”这里的“?#20303;?#19982;“贵”,既是刘?#29273;?#19982;王熙凤当初关系的总结和呼应,也是对贯穿《红楼梦》的色空思想的一种特别的注释。

        刘?#29273;?#20108;进荣国府的时候,是大观园落成不久,之前虽然?#30452;?#29577;等人甚至贾政也都来过大观园,但对于这些官宦贵人来说,大观园之?#31508;?#20043;优美,他们眼中还是不足以充分描摹了。这个时候,刘?#29273;?#21448;出现了。如果说,刘?#29273;?#19968;进荣国府,还是线索性的人物,还是摄像头式的视角,到二进荣国府时,她不再仅仅是观察者了,她已经和《红楼梦》中的其他人物水乳交融了。这一次作者用了四回的篇幅,透过刘?#29273;?#30340;眼睛具体描绘了贾府腐败奢华的日常生活,?#32469;湎改?#22320;描摹了大观园琳?#24597;?#30446;、美轮美奂的景物。刘?#29273;?#19968;进?#25490;?#28982;遇上的一顿叫作螃蟹宴的家宴,经她算了账:“这一顿的银子,够我们庄稼人过一年了。”等到“史太君两宴大观?#21834;笔保?#23601;更无法比拟了。真是“刘?#29273;?#36827;大观?#21834;?#20667;眼了?#34180;?#21487;见,大观园中的潇湘馆、秋爽斋、晓翠堂、?#20889;?#24245;、怡红院等,对于一个乡?#25353;?#22919;来说是如何的令她惊奇。刘?#29273;迅?#36827;园子就说:“我们乡下人,到了年下,都上城来买画儿贴。大家都说,怎么才能上画儿里逛逛呢!想着画儿也不过是假的,谁知今儿进这园里一瞧,竟比画儿还强十倍!”俗话说“美景如画”,刘?#29273;讶?#35748;为大观园比画还好十倍,足见荣国府景物之华美,在刘?#29273;?#30340;想象之外,也在读者的想象之外。

        二进荣国府,刘?#29273;?#30524;中,贾府的上上下下都粉墨登场,既有有王熙凤、?#30452;?#29577;、?#20027;?#29577;、贾母这些主?#29992;牽?#20063;有平儿、鸳鸯这些?#23601;访牽?#29978;至还有?#20889;?#24245;的妙玉等,但重点写了贾?#36127;?#21016;?#29273;?#30340;反差。《红楼梦》的作者善于布局,懂得删?#26412;图潁?#20063;懂得铺陈,写十二钗的命运,有的异常简洁,隐藏在?#20889;手小?#32780;写刘?#29273;?#20108;进荣国府居然花了四个回目,不亚于写秦可卿出殡的篇幅。刘?#29273;?#20108;进贾府和第一次不一样,已经不是来打秋风,不是再来讨二十两银子,而是回报来的,她居然带来礼物。虽然是些个枣子、倭瓜、?#23433;说?#23665;野,就可以看出刘?#29273;?#30340;淳朴。虽然贾府山珍海味吃不尽,她还要带些土特产来,这是农民的感恩方式,也为后来刘?#29273;?#33829;救巧儿作了铺垫。

        第一次见王熙凤的时候,凤姐可谓是威风凛凛,仪态万方,但是二进荣国府时,发现王熙凤在一个老太太的边上站着,小心伺候着。老太太虽然和刘?#29273;?#23681;数相当,但是脸色光润,气度不凡,这个老太太就是贾府的定海神针——贾母。刘?#29273;?#30340;?#24895;?#27809;有让她怯场,她忙向贾母请安:“请老寿星安。”贾母也是心情好:“老亲家多大年纪了?”?#36335;?#22810;年?#21523;?#21451;似的亲切和自然。

        贾母为什么要待见刘?#29273;?#21602;?除了王熙凤的面子外,还有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刘?#29273;?#30340;贫穷和浅薄,像一面镜子照出她的幸福?#23567;!?#38463;房宫,三百里,住不下金陵一个史”的史家,是贾母史太君的娘家,而婆家是“?#23376;?#20026;堂金作马”的贾家,更让她不知道贫穷的滋味,也不知道幸福的滋味。“山田脱粟饭,?#23433;说?#40644;齑”是什么滋味她不知道,更想象不到有人居然会为了区区二十两银子激动?#27809;?#36523;颤抖,感激涕零。

        有了外来者刘?#29273;?#30340;参照,贾母发现了自己的分量,发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,找到了自己的优越?#23567;?#36158;母自己不爱吃的面果子和螃?#26041;齲?#21016;?#29273;?#21507;得津津?#24418;叮?#33258;己拿来糊窗屉的纱,刘?#29273;丫?#28982;想要拿来做衣裳;反差太大,悬殊太大。这是《红楼梦》以底层的视角来批判奢靡的上层和统治者。这也是后来贾母要带刘?#29273;?#28216;览大观园的心理动因。

        在游园过程中,作者又重点写了贾府的名菜:茄鲞。这道后来困扰过很多厨师和美食家的名菜,也是因为刘?#29273;?#25165;出现的。因为刘?#29273;?#35753;贾母开心,王熙凤就祭出了贾府的经典美?#22478;?#40094;,这茄鲞的真正味道已经难以?#36158;ぃ?#22240;为根据小说里的介绍做出的茄鲞,味道实在平常。但在刘?#29273;?#30475;来,这茄鲞已经是“天味?#34180;?#20964;姐介绍说:?#23433;?#19979;来的茄子,把皮刨了,只要净肉,切成碎钉儿,用鸡油炸了,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、新笋、蘑菇、玉香腐干各色干果子,都切成钉子,拿鸡汤干了,拿香油一收,外加糟油一拌,盛在瓷罐里,封严了,要吃的时候儿,拿出来,用好的鸡爪(指拨了皮的山鸡肉)一拌就是了。”刘?#29273;?#21548;了摇头吐舌说:“我的佛祖!倒得十来只鸡来配它,怪道这个味儿!”

        刘?#29273;?#33293;不得的是十几只鸡,而这十几只鸡对挥金如土的贾府来说又算得上什么呢?#30475;?#35266;园女士们在刘?#29273;?#30340;目瞪口呆表情中找到了幸福感,所以她们在尽情逗耍刘?#29273;眩?#21016;?#29273;?#20063;很配合,讲段子,卖萌,耍活宝。连一向低调的?#20027;?#29577;,也居然嘲笑刘?#29273;?#26159;“?#23500;?#34411;”,这实在有失厚道。尖刻的?#20027;?#29577;在?#28304;?#21016;?#29273;?#30340;土气和胃口方面,确实有失厚道。虽然后来刘?#29273;?#22312;怡红院撒野,?#20027;?#29577;隐瞒不报,但之前口出那?#30452;?#35270;性侮辱性的玩笑话,说明?#20027;?#29577;?#37145;?#19968;份宽厚之心。

        刘?#29273;?#33258;然满足了百无聊赖大观园人们的幸福感,也折射出大观园的?#31508;ⅰ?#20294;刘?#29273;?#31532;三次来到荣国府的时候,她带给荣国府?#38039;?#24050;经不是幸福感了,而是破败贾家人对“?#23500;?#34411;”的感激。同样见到是王熙凤,但被抄之后的荣国府已经百孔千疮,病重的王熙凤不得已向刘?#29273;?#25176;孤,请她照料独生女儿巧儿。时过?#22478;ǎ?#20154;是物非。

        外来者刘?#29273;?#26159;面镜子,是一双特殊的眼睛,照出了贾府的种种?#34987;?#21644;丑陋,也照出他们内心的脆弱和阴暗,正像脂评本中所感叹的:“小说中一笔作两三笔者,一事启两事者有之,?#20174;写?#24658;和少数之笔也。”所谓“一笔”,就是布斯说的叙述代理,“两三笔”,就是代理者也成为小说最重要的人物。《红楼梦》深通小说之术,高也!

        pk107是什么
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/div>
        <menuitem id="glxu3"></menuitem>

        <em id="glxu3"></em>
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/sup>
            <em id="glxu3"><ol id="glxu3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tr id="glxu3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ins id="glxu3"><thead id="glxu3"></thead></ins></sup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menu id="glxu3"></menu></sup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/div>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glxu3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glxu3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glxu3"><ol id="glxu3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tr id="glxu3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ins id="glxu3"><thead id="glxu3"></thead></ins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menu id="glxu3"></menu></s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