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glxu3"></div>
<menuitem id="glxu3"></menuitem>

<em id="glxu3"></em>
      <sup id="glxu3"></sup>
      <em id="glxu3"><ol id="glxu3"></ol></em>
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tr id="glxu3"></tr></div>

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ins id="glxu3"><thead id="glxu3"></thead></ins></sup>
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menu id="glxu3"></menu></sup>
        ?#27809;?#30331;录

       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

        地平线,遥远的地平线

        来源:天津日报 | 肖复兴  2019年03月12日07:26

        在城市,已经看不到地平线。被高楼大厦遮挡,地平线在遥远的天边。地平线,对于人们似乎可有可无,没有什么价值和意义。

        有时候,我?#19981;?#36825;样想,地平线,真的对于我们没有什么价值和意义吗?如果说有,它的价值和意义,在哪里呢?我说不清。我们现在所说的价值和意义,都说非常明确指向的,大到历史与文化,小到每平方米建筑面积,以至更小到柴米油盐。地平线,看到看不到,不当吃不当穿的,又有什么关?#30340;兀?/p>

        是,关系不大。但不能说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

        对于?#36965;?#30475;到地平线最多的时候,在北大荒。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。无论出工到田野里,或者垦荒到荒原中,或者捕鱼到松花江上,或者收秋在场院,或者冬天伐木到完达山,都可以看到遥远的地平线,连接着田野荒原的尽头,水的尽头,山的尽头,和天边紧紧地镶嵌在一起。天气好的时候,地和天相连的那一线,是笔直的,是阔大的,像天和地在亲密地接吻。天气不好的时候,那一线的衔接是灰色的,是暗淡的,即使雷雨天,地平线有惊鸿一瞥的电闪,却也是平静的,安稳地等着电闪雷鸣消失,自己?#24378;?#19981;出一点的情绪波动。这便是大自然,真正的宠辱不惊。

        早晨或黄昏时候的地平线最为漂亮。有晨曦和晚霞,有朝阳和落日,地平线的色彩格外灿烂。而?#36965;?#22825;空中呈现出所有的灿烂,都是从那里升起,在那里落幕的。有一年的麦收,我们打夜班,连夜把地里的麦子抢收,拉回到场院里来。坐在铺满金色麦秸的马车上,迎着东方走,看见了地平线是怎么样一点点的由?#24403;?#38738;,怎么样由鱼肚白变?#38378;?#29611;瑰红的晨曦,那一刻的地平线,真的是诗情浓郁,像是变化万千的舞台,上演着魔术般的童话。

        1974年的初春,我离开北大荒,队上?#38378;?#36742;牛车送我到农场的场部,赶车的是我的中学同学秋子。黄昏时分,春雪还未化尽,牛车嘎嘎悠悠地走得很慢,似乎依依不舍。我不住地回头看着生活了整整六年的二队,忽然看见一轮橙红色的?#23631;?#19968;样巨大的落日,在?#38498;?#24555;的速度?#40065;粒?#19968;直沉落在地平线之外,光芒还弥散在四围,我的生活了六年的二队,就在这一片金黄色和橙红色的光晕包围之中,第一次感到,地平线离我竟是那样的近,近得是那样亲近,近得那样让我心动。

        第二天早晨,天气忽然变了,细碎的雪花飘飘洒洒起来。那一天,我的女朋友送我上了一辆敞篷的解放牌大卡车的后车兜里。分手在即,不知未来,来不?#23433;?#32501;悱恻,车子已经驶动,吃凉不管酸的越开越开。很快,她的身影变小,和地平线融合在一起。春雪似乎是排着整齐的队伍,从地平线一点点地飘曳过来的。我看见,她跟着雪花在跑,一点一点地,变?#38378;?#19968;片小雪花,淹没在茫茫的雪原之中。地平线,似乎在我的周围,像一个圆圈,像如来佛的一只巨手,紧紧地围裹着?#36965;?#23506;冷而凄切,不动声色,又幽深莫测。

        离开了北大荒,回到了?#26412;?#38500;了在列维坦和透纳的油画中看到过遥远的地平线,我再也没有看见过这样开阔、这样让我感慨又?#28153;?#30340;地平线。

        再一次和地平线邂逅相遇,是几十年之后。是在遥远的戈壁滩。那一年的夏天,我去青海柴达木盆地的西部,寻访沙吉老人之墓。这位乌孜别克族的老人,是第一位带领勘探队到青海寻找石油的向导,为我国的石油开发立下汗马功劳。墓地在尕斯库勒湖畔,湖水全部来自昆仑山和阿尔金山融化的雪水,真的清澈如泪。湖水的尽头,便是地平线。站在湖边,遥望地平线,如同看大海和地平线相连,水天荡漾,天如水,水如天,是在别处不一样的感觉。

        几十年前,一群和我年龄差不多的?#26412;?#23398;生,也曾经来到这里。那时候,讲?#21487;?#23665;下乡,他们是支援三线建设,来到这里当石油工人的。他们和我们一样,也是到这里来寻访沙吉老人墓地的。他们和我一样,也是站在尕斯库勒湖边,被那水天相连的地平线所吸引。和我不一样的是,他们竟然脱下鞋,挽起裤腿,走进湖水之中,向着那遥远的地平线走去。那个时代,对于我们这一代年轻人,拥有很多的诱惑,膨胀着很多的激情,便毫不犹豫地泼洒出很多最可宝贵的青春。这一群年轻人被地平线所诱惑。他们无一幸免地被地平线所吞没,全部沉没于尕斯库勒湖中。

        想起这一切,地平线,给予我的感觉,竟是那样的复杂,一言难尽。

        前些天,看到一篇文章,介绍画家何多苓的近况。何多苓的年龄,和我们这一代人差不多,经历过同样的岁月沧桑。谈到最近画作的时候,他说:以前风景画中要有地平线,必须要用地平线体现一种诗意。他说,现在,不会了,不必怀念年轻的自己,现在,他会更自由地画。

        他说的这番话,肯定有他的况味沧桑之后的感悟。我想起他的那幅有名的油画《春风已经苏醒》。记得刚粉碎“四人帮”不?#33579;?#22312;美术馆看到这幅油画的时候,很感动。那种忧郁的调子,那种迷茫又充满渴望的情感,那种时代交替之际的隐喻,觉得和同样出自四川罗中立的那幅名画《父亲》决然不同。画中那个坐在草地上、咬着手指的小姑娘,望着画面之外的什么地方。什么地方呢?是遥远的地平线。

        无论如何,我们经历了多少苦难、迷茫、失落,乃至整个青春与生命的代价,还是要相?#29275;?#22320;平线是存在的。哪怕它在画面之外。

        题图摄影:丁 莹

        pk107是什么
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/div>
        <menuitem id="glxu3"></menuitem>

        <em id="glxu3"></em>
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/sup>
            <em id="glxu3"><ol id="glxu3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tr id="glxu3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ins id="glxu3"><thead id="glxu3"></thead></ins></sup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menu id="glxu3"></menu></sup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/div>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glxu3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glxu3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glxu3"><ol id="glxu3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tr id="glxu3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ins id="glxu3"><thead id="glxu3"></thead></ins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menu id="glxu3"></menu></s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