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glxu3"></div>
<menuitem id="glxu3"></menuitem>

<em id="glxu3"></em>
      <sup id="glxu3"></sup>
      <em id="glxu3"><ol id="glxu3"></ol></em>
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tr id="glxu3"></tr></div>

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ins id="glxu3"><thead id="glxu3"></thead></ins></sup>
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menu id="glxu3"></menu></sup>
        用户登录

       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

        双雪涛:从现实到传奇 ——从《北方化为乌?#23567;?#31561;小说看双雪涛的写作变化

        来源:中华文学选刊(微信公众号) | 张忠诚  2019年03月12日08:38

        双雪涛的小说冷,作家犹如医生,剖开肌肤,一刀是一刀地割,对于每一根血管的走向都熟稔于心,每一刀切下去的轻重,掂量拿捏,结果便是长短句子的参差中,冷气层层叠叠堆积起来;双雪涛的小说奇,有点蒲松龄的野心,但跟蒲松龄好写志怪不同,双雪涛的奇在?#22363;?#21271;方的破败凋零里,一张张被湿气发酵?#30452;?#23506;气裹挟的人的脸孔跃然纸上。他写北方工厂,又不同于工厂小说,工厂只是一个过去时的空间,犹如乡村、城?#23567;?#21407;野,只是故事的舞台与背景,小说家关心的是游走于边缘和缝隙里的俗人奇事。他慢条斯理地搜拣、切割、精选,再以他天才的小说家的敏感和外科医生的精准,重新布局、拼接、缝合,赋予这些俗人奇事以新?#23454;?#29983;命。

        在大年三十的晚上,身处异乡的出版人,把两个不相识的小说家拉到一起,原因只是两个人构思了差不多一样情节的小说,小说家给人物的出场蒙上了面纱(这是双雪涛比较惯用的手段,他的小说有推理与武侠的某些特质),语言的交锋犹如短兵相接,一桩陈年旧案浮出水面,隐藏在时间背后的人性之复杂幽深,在当事者对真相的不断寻觅中,愈发如清水里的刀子,?#21448;?#20955;然。我想,这些还不能构成他写这篇小说的全部理由,小说中有一句话,借着“女孩”的口说出来了,那应该是小说家在心里盘桓了许久,对于北方的不甘和纠结?#21495;?#23401;说,你爸是想救工厂,不想看着工人都回家,他那时候经常跟我妲说,工厂完了,不但是工人完了,让他们干什么去,最主要的是,北方没有了,你明白吧,北方瓦解了。

        北方对于双雪涛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,那是养育他性情与才华的土壤,也是他作为小说家的素材库,是他的福地。他从瓦解的北方,走进京华,大邦之地,再次回望北方,距离的产生,人总要有些抽离姿态,这根背叛不一样,跟出走不一样,是坐在另一片田野,遥望走过来的那片田野,现实与迷雾交融混杂,与身处期间环视望见的不一样。双雪涛或许是借这个小说,在跟他熟悉的北方告别,“北方瓦解了”,现实的北方瓦解了,北方也在他的小说里试图瓦解。从《北方化为乌?#23567;?#21482;有,北方在他的小说里,似乎真的成了“乌?#23567;薄?/p>

        小说《宽吻》写的是离异的大学教师在酒吧里遇到一个喝醉的女孩,她是海洋馆的海豚训练师。她带的七岁海豚“海子”生病快要死了,两人决定一起把海子偷出来,放归大海。双雪涛的文字有一?#24544;?#32780;不发的力量,漫不经心中有独到的匠心,海豚的境况与人的现实之间形成了?#26085;眨?#35753;人生出透不过气的压抑?#23567;?#25327;救海豚的计划,又何尝不是现实中人的自我救赎的渴望。小说中有句话:“我说,我在哪都能写东西,也许监狱对于我来说更好,没有?#26434;桑?#33021;安心写点东西。”监狱是限制?#26494;磣杂?#30340;场所,简单的生活却会让心灵获得安静,这样的说法未免有些偏颇,但也恰恰点出了纷繁的现代生活中人被裹挟后,精神世界的巨大疲惫感,或许这也是成名后的双雪涛的苦处。这又何尝不是这个时代人的普遍症候?

        ?#37117;?#36317;》里的“我”是一个无名作者,也是一个剧本策划人。在酒局上“我?#27604;鲜?#20102;疯马,他言谈很奇特,一下子引起了“我”的关注。我拿到一个剧本写作项目,找疯马等三个?#35828;鼻故幀?#30127;马提出了关于平行时空、间距的奇特想法,引导着写作的向前推进。疯马在睡觉的时候,说一些跟母亲、月亮、潮汐有关的梦话,不久写作项目终止。深夜里四人聚集在“我?#26412;?#20303;的地下室里喝醉,梦游中疯马掐着自己的脖子,掰开后又来掐我的脖子,在我快要窒息时,“我”看见疯马手里托着月亮。在这个小说里看得出双雪涛对自己小说视野的开掘,他在尝?#28304;?#29702;新的经验和题材。这是一个年轻小说家应该有的一份野心。

        ?#37117;?#36317;》和《宽吻》?#24618;?#26159;故事发生地的迁?#30130;?#20316;家关注的与小说呈现的,依然是现实的困顿,是惯常的双雪涛的叙事,那么从《女儿》开始,双雪涛进入了对小说传奇叙事的探索和迷恋。作为“在西方小说和先锋小说的光?#32536;?#19979;长大”的青年小说家,我隐约看到了他抽身向古,对中国古典的致敬痕迹,当然,这个判断,还需要更多的作品验证。

        故事中套故事并不新鲜,在《女儿》中,是小说中套着小说,文中出现了两个小说家,到底哪个才是小说?#26087;恚?#20316;者创造了三重甚?#20102;?#37325;悬念。面对读者,作者?#24378;?#21046;又残忍的,克制是作者没有把这个“?#30149;北?#21512;,留给了读者猜谜的可能,但实际作者在最后,把这个猜测的空间无限的压制,“女儿”的命运如何?那个青年小说家是谁,他的命运如何?作者把我?#24378;?#20197;猜到种种可能都放在那了。小说机心巧构,如沼泽之中一汪混沌的湖水,让小说的可能性无限拓展。?#27573;?#26415;家》人物架构有点像《铸剑》,窦斗神似眉间尺,身背杀父之仇,报仇还是不报仇,这是个问题,报仇该怎样报,这是个问题,不报仇,也要给自己一个不报仇的理由。眉间尺有一把剑,遇见了黑衣人,以自杀的方?#37237;?#25104;报仇的可能,窦斗不是,他的一生都在给自己找到一个不报仇的理由,让自己在站桩中,完成仇气的消解。

        “匿名作家计划”的评委们这样评价这个小说:“人物生动,世情通?#31119;?#31163;奇故事中富于日常生活气息。叙述语调老练,时而露出嘲讽的锋芒。国仇家恨,用一个武术家与其子的简短经历,说得轻盈流畅,一口气读完,彷彿真回到历史现场。小说家厉害的地方,在于不会限于要交代清楚的国族历史而损害了说故事的方?#21073;从?#20107;事交代清楚,洗练非常。”鲁迅先生速来是针锋相对的,有仇报仇,双雪涛显然不想把小说写成现代版的《铸剑》,?#27573;?#26415;家》里有传奇,有日常,人一面向往传奇,一面留?#31561;?#24120;,当传奇与日常同时很好地平衡在小说里,那么这个小说就不一般了,重要的是传奇与日常背后还有断代史,这样小说就更不一般了。

        从《北方化为乌?#23567;?#21040;《白鸟》、?#37117;?#36317;》、《宽吻》、《女儿》、?#27573;?#26415;家》,在一些列短篇小说中,可以看出双雪涛从现实到传奇的这种创作轨迹变化。他的笔脱离了曾让我们熟悉的破败的工厂、鱼龙混杂的艳粉街,不过北方并没有完全“化为乌?#23567;保?#20182;把故事迁移到了京城,但故事里还会出现来?#21592;?#26041;的人、地名,还有对于北方故事的回忆和怀念。曹文轩在《草房子》的扉页上写:“也许,我们谁?#21442;?#27861;走出自己的童年……”这里的童年,用另一个词语表述,便是故乡。北方是双雪涛的故乡,也是他的童年,即便北方真的化为乌有,他的童年还在。

        pk107是什么
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/div>
        <menuitem id="glxu3"></menuitem>

        <em id="glxu3"></em>
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/sup>
            <em id="glxu3"><ol id="glxu3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tr id="glxu3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ins id="glxu3"><thead id="glxu3"></thead></ins></sup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menu id="glxu3"></menu></sup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/div>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glxu3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glxu3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glxu3"><ol id="glxu3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glxu3"><tr id="glxu3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ins id="glxu3"><thead id="glxu3"></thead></ins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glxu3"><menu id="glxu3"></menu></sup>